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看游戏 > 内容详情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最新章节_ 第69章 根组织的灭亡,团藏的死期!【下】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茂名新闻网 -[收藏本文]

    “轰!”

    蛤蟆三人众泰山压顶般造成的震天撼地的巨响震颤还没来得及恢复平静,尚未完全从鸣人一手制造的“惊喜”中清醒过来的团藏便早已是整个身体被下坠的三尊庞然大物给瞬间硬生生碾压成了碎骨肉酱!即便在这之后没多久伊邪纳岐再度创造奇迹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也无法改变团藏胳膊上第五枚——也是他胳膊上镶嵌着的最后一枚——三勾玉写轮眼开始缓慢闭合上眼皮,永久失去了光明。

    三勾玉写轮眼全部报废的事实,不仅让团藏本就蹩脚的写轮眼瞳力再度大幅度削弱,更是宣告着如今的他仅仅剩下了刚刚获得重生的这最后一条老命!换句话说团藏此时若是再次遭受到致命性打击,那就真的能去另一个世界向他的老师二代目火影忏悔罪行,再加上鸣人打定主意要杜绝后患的念想,只怕这次死亡之后连秽土转生都没办法给予团藏回归尘世的机会了!

    与此同时,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团藏除了再也不能发动伊邪纳岐保住自身性命之外,不自量力妄图将千手一族与宇智波一族两大家族能力都纳为己有的野心,也在此时让团藏付出了血一般惨痛的代价!

    就在团藏为保性命将仅有的五枚三勾玉写轮眼尽数当做祭品发动伊邪纳岐的同时,团藏体内的查克拉也因接二连三发动禁术而飞速流逝,纵然事先有植入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的细胞强化增幅自身辅助控制写轮眼也架不住这无底洞般庞大的消耗!植入进右臂中柱间细胞与团藏本身基因间自始至终存在的强烈排斥反应更是因查克拉的短缺而越发难以压抑控制显得力不从心,惨白胳膊诡异抽搐扭曲间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肌肤表面分裂幻化出道道迅猛成长的翠绿枝叶来!顷刻间便覆盖了团藏大半个身躯,使得团藏的身形远远看去像极了半树半人面目狰狞的怪物!

    也正因团藏身上接受移植改造后就一直存在的种种缺陷,使得团藏虽然借助堪称无敌保命神技的伊邪纳岐屡屡化险为夷死里逃生,但如今的他别说是对鸣人自来也进行反击,查克拉的挥霍一空加上滥用伊邪纳岐的副作用反噬足以让他自顾不暇彻底失去战斗力!稍有不慎怕是会直接承受不住柱间细胞的失控爆体而亡,连让鸣人和自来也亲自动手的麻烦都省了!

    而这一切,都在鸣人的算计之中。

    正如他所想一内蒙古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样,这天下根本就没有白吃的午餐……为了发动伊邪纳岐而移植的写轮眼与柱间细胞虽极大增强了团藏的生命力,但有得必有失,过于依赖移植进体内强行占有使用的外力也相对应无可避免地让团藏因身体本能间产生的排斥反应而大幅度削减了他本该拥有的战斗力!明明是与三代目火影同一世代的强者,却轻而易举地被后辈接连夺走性命!此情此景用鸣人前世的话语来说便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嘶……呃啊啊啊!区区乳臭未干的孽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忤逆老夫的意志!不可原谅,不可原谅!”整只胳膊不堪重负被柱间细胞同化转变为洋溢生命力的巨树茁壮成长间,反馈回大脑的剧烈痛楚让短时间内经历了五次死亡的团藏精神近乎崩溃,豆大汗珠滚滚而下的同时宛如野兽般声嘶力竭怒吼咆哮着。

    看似凶猛狰狞难以接近随时可能暴起伤人,但那滴溜溜直打转的眼中努力掩饰藏匿着的心虚恐惧与求生欲,却是根本瞒不过经历了三年不间断冷嘲热讽人生后早已熟知如何看透人心的鸣人。而在鸣人看来,团藏这一举动,和那些察觉到自己已经陷入绝境而惊慌失措垂死挣扎般做着无用功的可怜野兽并无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是鸣人对野兽或许会产生些许怜悯从而放其一条生路,但面对眼前这死到临头依旧面目可憎出言不逊的老东西?除了赶尽杀绝让团藏血债血偿之外,鸣人心中再无其他念想!

    “哎呀呀,有趣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原来堂堂木叶长老团三大顾问之一的志村团藏在面临生死危机时,和我在生存训练场里狩猎的那些禽兽也没什么区别嘛……哦,不对,那些禽兽至少会做殊死一搏,而你这老家伙,此时大概满脑子想着该怎么不择手段地活下去吧?”眼见得团藏将满含怨怒的目光转向自己,鸣人脸上的笑意却反而越发旺盛起来,不快不慢抚掌间犹如戏弄濒死猎物的捕食者般饶有兴趣打量着色厉内荏的团藏,“和我推测的一样,失去了那五枚能够发动伊邪纳岐的三勾玉写轮眼之后,你也就是个外强内干的废物而已……哦哟?这眼神,你是不服气吗?睁大狗眼好好看看现在的你自己吧老东西,别说发动写轮眼的瞳力,就连初代目火影大人的细胞你都已经没办法控制了,不是么?”

    试图用眼神震慑住鸣人?呵,开什么国际玩笑……这种程度的眼刀,先不说和九喇嘛傲娇生气时相比较不过是九牛一毛,就是那堪称骨科级弟控的宇智波鼬吃醋时下意识显露出的不赞成目光,都比这不自量力臭老头儿要可怕上十倍甚至百倍好吧!

    “呼,呼,呼……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夫处心积虑谋划这么久的反攻癫痫病人应吃什么中药计策,最终竟会栽倒在自己的王牌上!”面对多年身处高位养成下来的上位者威压依旧泰然自若游刃有余,鸣人判若两人般所展露出的远超自身年龄的成熟,让团藏终于醒悟到先前被当猴耍的并不是三年间被全村人当做怪物对待后“渴望寻求他人认可”“天真单纯易哄骗”的鸣人,而是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还沾沾自喜得意洋洋的自己!如此巨大的反差加上心思被揭穿显然逃生无望的绝境,让团藏不由得扬起头怒极反笑起来,“好!算你这孽种有能耐,成王败寇,老夫这回认栽了……但你也别得意!就算你能杀了老夫,老夫临终之前也会拉你垫背!即是人柱力又是如此有心机的孽种,对木叶来说就像是随时可能爆发的定时炸弹,实在是太过危险……这,就当是老夫为村子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话语间原先面色颓废苍白的团藏突然涌起一股病态潮红来,一把撕碎身上衣物露出瘦骨嶙峋的上半身与事先印刻在身上的道道黑色卦印,正是足以将几百米内的一切全部封印入自身尸体内进而同归于尽的最终底牌——里·四象封印!

    “噗……卧槽!里·四象封印!老家伙,你玩真的?!”原本在一旁指挥蛤蟆三人众替鸣人掠阵施压,阻拦防备根组织的干扰反扑并乐得边咀嚼兵粮丸补充体力边欣赏鸣人羞辱调戏团藏戏码的自来也在瞧见团藏显露出的最终底牌后,就好比是终于要掀起美女裙摆一探究竟时却猛然发现对方竟诡异一笑显露出了**萌妹的女装大佬真相,仿佛从天堂直直坠落到地狱的剧烈反差让自来也忍不住噗嗤一声将口中咬碎的兵粮丸全部喷吐出来,深知里·四象封印威能的他脸色骤然剧变间更是顾不得擦拭嘴边狼狈痕迹便心急火燎冲依旧悠然自得的鸣人大吼着,“别玩了,鸣人!要么赶紧解决掉那狗杂种别让他有机会使用里·四象封印,要么趁现在还没发动赶紧跑!不然晚了就来不及了!”

    “哦嚯?里·四象封印?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好怕怕哦……”

    然而出乎自来也预料,在听闻自来也的警告后鸣人非但没有半点展开进攻或是逃跑的迹象,反而颇为好奇地盘腿端坐下来,更是随后做出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

    “来,你尽管用,只要你这里·四象封印能伤着我半根汗毛就算我输。”

    “哈?我……我的小祖宗啊!别闹了啊!这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相比较于鸣人闲庭信步般游刃有余的模样,本以为鸣人会听从警告施展飞雷神之术再次秒杀团藏的自来也的心那叫一个哇凉哇凉的,心中恨不得将这不听话小兔崽子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狠狠打屁股的同时治疗男性癫痫的方法有什么,忙不迭出声向蛤蟆三人众下令道,“文太,用铁炮弹……算了,现在蓄力已经来不及了,别管身边这些根组织的杂碎了,反正里·四象封印发动后都得给团藏做陪葬,赶紧带着鸣人用反向通灵回妙木山!”

    “哈哈哈!自来也,你现在知道着急了?太晚了!小畜生,你就带着为什么不早点听劝的悔恨跟我一起下地狱吧!”原本还在担心行动迅捷的鸣人会在自己结印时出手打断的团藏甚至做好了牺牲部下性命来为自己争取发动里·四象封印所需要的短短数秒时间,在瞧见鸣人好像压根不知道里·四象封印的可怕依旧吊儿郎当原地不动之后不由得心中大喜,生怕鸣人反悔的团藏顿时爆发出这辈子以来最快的一次手速将手印结完,随即状若疯癫地大笑起来,振振有词冠冕堂皇地怒声喝道,“我志村团藏今生今世为村子奋战数十载,是深埋地下在黑暗中支撑保护身处光明之中的木叶的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村子能够更好发展……为了木叶的安危,我,决不能容许你这般危险的孽种存活于世!”

    “发动吧!里·四象封印!”

    伴随着团藏凄厉怒吼声传出,印刻在其体表的黑色卦印也随之产生了变化,开始迅速蔓延开来……

    “靠!还是慢了一步让这狗杂种放出来了!早知道还跟他费什么话,直接一发铁炮弹带走了啊!鸣人啊鸣人,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啊咧?”眼见得团藏成功将里·四象封印激活的同时蛤蟆三人众却还没来得及将鸣人抓在手心用反向通灵之术逃回妙木山,令自来也是好一阵捶胸跺足悔恨懊恼,但没等他心中生出再度失去重要之人的悲痛感,便被视线中再次出乎意料的戏剧性的一幕给完全冲淡——即便已经将最后一个手印结成,令人闻风丧胆的里·四象封印也根本没有半点发动的迹象,反而逐渐演化成了四象封印将团藏本就所剩不多的查克拉给彻底封死!

    “没有发动,反而变成了……四象封印?不应该啊?那狗杂种身上的的确确是里·四象封印的卦印啊?那视死如归的眼神和激活手印也是货真价实没掺和半点假才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连番刺激下自来也脆弱的小心肝犹如坐过山车般忽上忽下胆战心惊,难以置信地用力拉扯脸颊企图验证自己是不在在做梦的同时,下意识将目光转向不远处丝毫没有为此感到意外满脸笑眯眯的鸣人身上,“该不会……又是这孩子干的好事吧?!”

    “……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为什么我的里·四象封印变成了四象封印!”不光自来也满头问号,作为当事人自认必死的团藏在闭眼半天之后也没能等来预想中脑外伤癫痫治疗办法的痛楚,反倒被身体上传来的阵阵烧灼无力感拉回了现实,惊怒交加充满绝望咆哮后,顿时醒悟到上什么般将目光死死盯在了眼前在自己看来一脸欠扁笑容的鸣人身上,“是……是你,是你干的好事对不对!漩涡鸣人!你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嗯哼?看起来你也不算特别笨嘛,居然这么快就想到是我干的了?”一切尽在掌握中胸有成竹的鸣人从地上不慌不忙站起身来,轻轻拍打着沾染在自己小屁股上的灰尘后便眯眼嬉笑着冲团藏啧啧出声晃了晃食指,“哎呀呀,老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小爷我辛辛苦苦忍耐着让你抱那么多回,可不完全是白白让你占便宜哟~”

    “或许你忘了,在我那身为英雄的火影父亲光辉笼罩下,背后可是有我的母亲这位精通封印术且成就丝毫不逊色于我父亲的出色忍者在支持着他!某种意义上,我妈可是比我爹还要强大的存在……”

    言语间鸣人感知到了三代目火影带领的大部队的接近,次要目标围歼剿灭根组织估摸着也能完美达成后便不打算再在团藏身上浪费时间,紧绷着的双腿骤然蹬地将身形弹射而出,仅凭尾兽化之后的显著体能增幅迅速接近查克拉被封印后宛如废人的团藏的同时高举右手,仅仅是眨了眨眼的功夫再度凝实出现在掌心的螺旋丸便彻底穿透团藏胸膛,绞碎了团藏的心脏!

    “在我漩涡一族面前显摆你那三脚猫一样蹩脚的封印术?当真是班门弄斧,可笑至极!”

    脚踏在团藏早已树木化的身躯上站稳后,瞧着眼前双目几乎夺眶而出般怒目圆睁的团藏鸣人忍不住不屑嗤笑出声,在团藏意识即将彻底消散前目光怜悯地注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嘲弄道。

    “为了村子?得了吧,从头到尾,你都只是个为了一己之私拖累村子前进的小人而已!”

    话音刚落,伴随着一声重物砸地的沉闷声响,失去最后一分气力的团藏终究是再次无力瘫倒在地,彻底断绝了生命迹象。

    志村团藏,这位常年隐匿在暗处打着大义旗帜损人利己的小人,终究是因他自身越发膨胀的野心招来了杀身之祸,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下世界中彻底身亡,死不瞑目!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