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司考 > 内容详情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403章 神秘包裹来袭(3)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茂名新闻网 -[收藏本文]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小泽?”

    似乎等待有些过分的漫长。

    谈建天这会儿捧着手上的那束玫瑰花,朝着他们靠近。

    “小泽,就让我见见你妈妈,亲手给她送上一束花,行么?”谈建天的声音里,带着少有的卑微。

    人一旦走到谈建天现在的那个位置,便和“卑微”这样的词语少有联系。

    所以,此刻的顾念兮在从谈建天的身上读到这个词语的时候,才会如此的震惊。

    可偏偏,即便表现到了如此,谈建天手上捧着的那束玫瑰,还是飞上了天。

    而那是,被谈逸泽一甩手挥上去的。

    那些盛开的玫瑰,因为被抛上天的力道有些大。有些花瓣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力,纷纷从花梗上掉落了下来。大片的妖娆颜色,从天空中飘零。

    这样的画面,明明有些唯美。但也有着莫名的荒凉……

    “不用你在我面前表演这些虚情假意,人在的时候,你看不到。难道死了,你就会看到?”

 治疗癫痫病最具权威的医院是哪家;   这是挥开谈建天手上的那束玫瑰之时,谈逸泽朝天咆哮出的话。

    他的气息,有些不稳。他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他掐着顾念兮的手,力气甚至有些大,大到让顾念兮感觉自己的手就要报废了。

    可偏偏,顾念兮却看到了他眼眸中的晶莹……

    “小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能原谅我吗?难道你不知道,我也过的很痛苦!”谈建天的声音,没有像谈逸泽一样的咆哮。

    但,也是莫名的荒凉。

    “你痛苦?抱歉,我还真的看不出!你就守着你的权势和钱财,过好你的人生就行!”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牵着顾念兮大步跨出。

    走过那束刚刚被他挥上天的玫瑰花旁边,看到有几朵还很妖娆的玫瑰还好好的躺着,谈逸泽又伸出了脚,狠狠的将那些花瓣给碾碎了!

    之后,看着找不出原来模样的花束,男人便拽着顾念兮离去了!

    一直到男人载着顾念兮从谈建天的身侧经过的时候,他才又开口道:“你,永远也没有资格,去祭奠她!”

    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便拉动了引擎,让车子彻底的消失在街角的尽头……

    “小泽,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nb请问儿童能使用药物治疗癫痫吗?sp;“到底,你要怎么样才原谅我……”

    被谈逸泽发泄了一通的谈建天,并没有任何的不悦。

    相反的,他只是有些失落。

    在谈逸泽的车子离开之后,他蹲在了那束被谈逸泽踩踏过的玫瑰前,轻轻将它捧起。

    看着那些被碾碎了的花瓣,他那布满细碎纹路的眼角处出现了晶莹。

    施涵,小泽到现在都没有原谅我,那你呢?

    你,是不是也还和这孩子一样,怪罪我?

    “再给那孩子一点时间吧!我相信,这孩子会想通的!”谈老爷子的声音,从谈建天的身后传来。

    谈建天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谈老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大门处。或许,刚刚谈逸泽朝着他咆哮的那一幕,谈老爷子也都看到了。

    “可是,都过了那么多年了,他都没有想通,我怕……”怕时间来不及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谈建天的眼眸里,是前所未有的迷茫。

    “不会的。因为兮兮会帮助他……”

    不到一年的时间,顾念兮已经改变了谈逸泽那么多。

    至于那北京癫痫病费用些,还会远么?

    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谈老爷子的眼眸依旧满是期待。

    “兮兮,对不起!”从刚刚上车,到车子已经开到了高架上,他们都刻意保持着沉默。一直到现在,男人才开了口。

    一出口,就是他的歉意。

    他害怕,自己盛怒的一面,会惊吓到自己的小东西!

    “说什么呢!我们是夫妻,夫妻不是应该有难同当的么?”记得这话,谈逸泽和她说过。

    如今,她也拿出来,返还给他。

    “小东西,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然,怎么会懂他那么多?

    谈逸泽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悄悄的朝着顾念兮的伸了过去,将她的小手紧紧的拽在掌心。

    今天的天气有些闷热,所以谈逸泽拽着她的手的时候,两人的掌心都出现的湿意。

    但谈逸泽依旧紧拽着,不肯松手。

    顾念兮知道,现在的他心情还不是很好,也就随了他。

    只不过,她却憋见了男人拇指上的伤口。

    不是很大,但也裂开了一道口子。太原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
    有猩红的东西,从那里渗出……

    今早上,他故意将这个拇指放在自己唇边的时候,还没有伤口的。

    那,应该是刚刚他生气的时候挥走了谈建天那束玫瑰的时候,被玫瑰上的花刺弄到的。

    想到这,顾念兮的眼眸微微一暗。

    “老公,你不是说我们要去买花么?”看似无意,顾念兮问出了这么一句。而后,她却开始小心翼翼的观察谈逸泽的神情。

    “嗯。”

    “那你知道,妈妈最喜欢什么花么?”

    问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从谈逸泽的脸上,看到一丝龟裂。

    那是一种懊恼,又愤然的神情。

    若是其他人问的,谈逸泽可能直接会忽略,又或者,会像刚刚对待谈建天一样,大声的咆哮。

    但碍于,问出这话的是他的小东西,是他的活祖宗。他,不舍得轻易的惹她不开心。

    最终,男人百般不愿意回答的情况下,还是开了口:“就是……刚刚他拿的那种!”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