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股 > 内容详情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生命之中的克星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茂名新闻网 -[收藏本文]

    病房内,唐绵绵顾不上自己的营养液还没输完,担忧的给洛非墨冰敷。

    “让你出去找他,不是让你找他打架的,你看,你这样出去,别人会怎么看啊?”

    唐绵绵有些抱怨。

    洛非墨却嬉笑着说道,“是不是变得很丑?”

    “……”唐绵绵都懒得理会了。

    偏生洛非墨还自嘲的说道,“丑点其实不错,我就是因为长得太帅,招蜂引蝶的,可麻烦了。”

    “噗……”

    终于还是没能忍住,逗得唐绵绵一下子笑了起来,“你啊,还能开玩笑,看来是没什么事儿了。”

    “当然,从小打架,我就没输给谁过,龙夜爵也被我打得很惨。”洛非墨很得瑟的说道。

    唐绵绵的手上的动作一顿,眼底黯了一下,才继续给他冰敷。

    洛非墨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微微笑了笑,便没在继续话题。

    护士重新给唐绵绵打点滴,因为她血管太细,不怎么好找,有些抱怨,“你本来就是病人,怎么能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呢?血管很难找的,要不是院长叮嘱我多看着你一点,真的很不想理你了。”

    “额……”唐绵绵尴尬的笑着道歉,“对不起,刚才情况太紧急了,就没想到那么多,给你添麻烦了。”

    “算了算了,本来也是我的工作,遇上不配合的病人,只能认命了。”护士无奈的说道,“对了,沈院长还让你醒了给他打电话,这是他的名片。”

    沈少恭?

    唐绵绵接过名片,看着上面熟悉的名字,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曾经,她认识沈少恭,楚临湘,都是因为龙夜爵。

    可现在,这些曾经是他朋友的人,跟她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唐绵绵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给沈少恭打了电话过去。

    就算不看龙夜爵,那也得看他救自己的份上,说一声感谢。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沈少恭的看癫痫正规医院声音有些慵懒,似乎在睡觉,语气也有些不耐烦,“谁啊?说了不接诊!”

    “沈少恭!”另一个声音有些愤怒的响起。

    乍一听,是楚临湘的。

    唐绵绵有些激动,“沈大哥,我是唐绵绵。”

    “哦,绵绵啊。”沈少恭一改之前的语气,马上热切起来,“你等一下啊,我一会儿给你打过来。”

    “啊?”唐绵绵有些云里雾里。

    为什么要等一会儿再给她打过来?

    “你别动……我……嗯……”

    电话在挂断之前,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唐绵绵脸颊一热,赶紧将手机拿离了自己的耳边。

    她……好像……打断了别人的好事儿……

    真的好尴尬。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在唐绵绵的点滴都挂完之后,沈少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是楚临湘打来的,“绵绵,我听沈少恭说你住院了,情况怎么样?”

    “已经好很多了,谢谢临湘姐关心。”唐绵绵还惦记着刚才的事情,说起话来也分外的尴尬,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楚临湘也有些不好意思,“没什么事就好,你回江城也不来找我,等明天我就过来看你,你早点休息吧。”

    “好。”

    “那晚安了。”

    “晚安。”

    挂了电话,唐绵绵长长的舒了口气,将电话放到柜子上,才躺下打算休息。

    洛非墨买了一些牛奶和水果来,还有她需要的日常用品。

    “你回去吧,非墨。”

    “没事儿,我就在这里陪你。”洛非墨怎么可能回去。

    唐绵绵眉头一拧,“你还是回去吧,你那么忙,可不能因为我,耽搁了你的工作,我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顶多明天就能出院的。”

    治疗癫痫最好的方法有哪些;“可是……”洛非墨还是不放心。

    但唐绵绵很坚持,“我欠你的已经很多了,不要再给我添加心里负荷了好吗?而且你现在也需要回去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只是冰敷根本不行。”

    洛非墨知道她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好说服的,只能点头,“那你照顾好自己。”

    “放心吧,我会的。”

    “那好,我先回去了。”洛非墨拿起外套穿上。

    离开的时候,唐绵绵不忘叮嘱他,“开车小心点。”

    “会的,你每次都不忘叮嘱我这件事情,我一驱动车子,脑子里想的就是这句话。”

    “好吧。”

    她带着浅笑挥手,目送洛非墨回去。

    静谧的病房,让她的心,也开始慢慢的沉静下来。

    原本她醒来的时候,是没想起龙夜爵说的那些话。

    后来想到了,才那么着急的想要见龙夜爵。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绵绵拿着电话,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不过她心里清楚,若是自己不打电话过去,自己一整晚也难以入睡了。

    最终,她还是按下了龙夜爵的号码。

    前夫二字,再一次灼伤了她的眼睛。

    唐绵绵赶紧闭上,不去看不去想,但心里的痛,又岂是这样就能掩盖的?

    电话许久,才被接起,那边传来了阵阵吵杂的声音,伴随着龙夜爵的冰冷语气,“有事儿?”

    “你现在有空吗?”唐绵绵压低了声音问道。

    龙夜爵本想说话,一旁的女人却凑过来娇嗔道,“爵少,我们喝个交杯酒吧。”

    另一个不服气的跟过来,“爵少,我也要喝交杯酒嘛,你不能偏袒她一个人的。”

    “我也要……”

    “还有我!”

    龙夜爵低沉的笑了治疗儿童癫痫的药有哪些起来,“你们这么多人,我只有两只手,怎么跟你们喝交杯酒?”

    “脚啊,我不介意跟爵少的脚喝交杯酒的。”

    女人暧昧细细的说道。

    龙夜爵被她一番话逗得阳春扬唇轻笑,“刚好,我可是有三条腿呢。”

    “哎呀,爵少好坏的。”

    不堪入耳的声音,让唐绵绵仿佛被电击一样,迅速将手机丢开,仿佛那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可也因为这样,不小心碰触到了扬声器。

    声音扩大了一倍,在静谧的房间响起。

    “爵少,我愿意跟你的第三条腿喝交杯酒呢,只是不知道你怎么端酒杯……”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哎呀,爵少,人家也要嘛。”

    “你们不要推我啊,爵少是我的!我的!”

    “爵少……”

    唐绵绵痛苦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可那声音却好像是魔音一样,传入到自己的耳朵里。

    她气急败坏的起身,拿起手机,狠狠的按着关机键。

    但看着屏幕上的光线黑了下去之后,她才整个人一松,好似失去了浑身力气,跌倒在了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心里堵得有些呼吸不过来。

    而另一边,龙夜爵看着断了线的电话,嘴角微微一沉,将身边的女人都拨开,“那里的钱,拿了给我滚!”

    瞬间变了脸的男人,让几个女人不敢造次,只能拿了钱,赶紧离开,把空荡的房间,留给他一个人。

    龙夜爵阴鸷的眸子微微眯着,就这么一直看着手机。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等,还是在犹豫。

    更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犹豫什么。

    只要是碰上唐绵绵,一切,都会失去控制。

    心口压抑得慌,他拿起酒瓶,一瓶瓶的喝了起来。

    价格昂贵的酒,此刻喝在他嘴里就跟水一样,哗啦哗啦的流下。
天津癫痫医院哪个好
    若是河西爵在这儿,看到这幅景象,恐怕会气得吐血吧。

    翌日一早,楚临湘带着自己女儿,以及跟牛皮糖一样甩不开的沈少恭,到医院去看唐绵绵。

    唐绵绵刚刚吃过早餐,正在等点滴。

    一家三口推门进来,脸上都是洋洋的笑意,“绵绵。”

    “临湘姐。”唐绵绵激动的叫道。

    楚临湘走过去,抱了一下唐绵绵,以表达自己的激动情绪。

    此时的楚临湘,不再是唐绵绵记忆之中的样子。

    她已经能站起身来,跟正常人一样直立行走了。

    也就是从那一次意外站起来之后,原本灰暗的人生,逐渐恢复了彩色。

    虽然后期的复健和锻炼都很辛苦,但为了能站起来,再辛苦都无所谓了。

    好在辛苦真的有了回报,楚临湘变回了曾经风靡万千的楚临湘,还跟沈少恭结了婚,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沈少恭抱着自己的女儿,又开始跟唐绵绵炫耀了,“看到了没?这是我女儿,我的小情人!漂亮吧?她叫若欢,沈若欢。”

    楚临湘对这样的沈少恭,已经无力吐槽了,翻着白眼吐艳,“你别理会他,若欢来,叫绵绵阿姨。”

    沈若欢才两岁多,但小嘴儿却非常的甜,冲着唐绵绵就是甜甜一笑,“绵绵阿姨。”

    “真乖!”唐绵绵伸手抚摸了一下沈若欢可爱的包子脸,细看之下,沈若欢是综合了父母的全部优点,精致得好似洋娃娃一样可爱。

    这让唐绵绵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心里一阵柔软。

    沈若欢却很自来熟的跟唐绵绵示好,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才歪着脑袋看向一旁的护士,“妈咪,绵绵阿姨是在打牛奶吗?”

    “啊?”楚临湘一头雾水。

    到是沈少恭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小情儿,那可不是牛奶,那是点滴。”

    楚临湘这才看向护士手中的白色点滴,感情小家伙把这个的当做了牛奶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