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考 > 内容详情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我赔你十件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茂名新闻网 -[收藏本文]

    她也是昨晚才接到简爱的电话,说在罗马有个珠宝展览。

    这对于唐绵绵来说,绝对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

    一直以来,她都是在国内,作着自己的设计。

    极少参与这种国际性的展览。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也在珠宝设计体现出来。

    她去看的目的,还是想学习一下西方手法。

    可龙夜爵说什么都不让她去,什么招数都用尽了,这男人还是无动于衷,铁面无私的样子,可把唐绵绵给急的。

    “你真的不让我去?”

    “嗯,不去。”他的回答简单又直白。

    唐绵绵咬着唇,气呼呼的上楼了。

    蓝修的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挂了过来,“爵少,出事了。”

    “什么事?”

    唐绵绵上了楼,在房间里生着闷气,把枕头当成是某人狠狠的虐,“混蛋!居然不让我出去,太可恶了!”

    “总是霸道,蛮横,不讲道理!”

    “还很狂妄,不可一世!再也不要理你了!”

    在她骂得正上火的时候,龙夜爵推门进来了,俊脸上都是冷凝。

    “我现在不想理你。”她背对着他说道。

    “绵绵,你妈不行了。”

    碰……

    她手中的枕头掉落在地上,脸色煞白的看向他。

    “我已经让迈克订了机票,马上就能回去了,你先不要着急。”龙夜爵上前去,将她心疼的搂到怀里,“想哭就哭吧,老公抱着你。”

    “呜……”唐绵绵崩溃的哭了起来,紧紧的抱着他。

    等他们赶回江城的时候,已经是十二个小时之后了。

    两人一下飞机就直奔沈氏医院,医院里已经有不少的人在等着了。

    付染染红着眼眶拉着陈秋华的手,不时说着一些安慰她的话,“阿姨,你不要担心,绵绵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她一回来就会来看你的,你再坚持一会儿。”

   婴儿癫痫好治吗; 陈秋华脸上带着氧气罩,只有微弱的呼吸在浮动着。

    病房里很压抑。

    龙宸羽握着陈秋华的另一只手,抱着自己哭得抽抽搭搭的妹妹,一言不发。

    蓝修的电话一响,他立马接了起来,“爵少?”

    “……”

    “我在病房。”蓝修挂了电话,立马给陈秋华说道,“陈阿姨,爵少跟太太都已经来了,马上就到医院了,你不要着急。”

    陈秋华微弱的点点头,沉重的眼皮偶尔掀开一点缝隙看看眼前的情形。

    等唐绵绵上气不接下气的冲到病房里,眼睛已经红肿得不能看了。

    她扑了过去,压着自己的哽咽叫道,“妈,我是绵绵,我回来了。”

    陈秋华的手动了动,握住了唐绵绵的手,眼皮也慢慢掀开。

    视线起初是没有焦距的,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了唐绵绵,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唐绵绵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但却没有哽咽声出口,“妈,你不要着急,你会没事的,对不对?你会没事的。”

    她边说边点头,像是自我安慰,“对,会没事的,没事的。”

    “妈妈。”龙雅熙哭倒在了唐绵绵的怀里。

    龙夜爵走到唐绵绵的身边,将她母女二人搂在怀里,才看向陈秋华,“妈,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绵绵的。”

    陈秋华点了点头,像是欣慰了很多,又依依不舍的看向唐绵绵,“绵,绵……”

    她发音很痛苦,唐绵绵已经很久没听到母亲叫自己的了。

    来之前,龙夜爵已经将陈秋华的状态告诉了她。

    陈秋华恢复了神智。

    付染染跟其他人都退出了房间,只留下他们一家人在里面。

    用沈少恭的话来讲,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了。

    “妈,我在这,你说,我听着的。”唐绵绵靠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说道。

    陈秋华艰难的说道,“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自己,妈,妈再不能照顾,照顾你们了。”

    “妈,我知道,我知道。”唐绵绵哽咽的点头,“但是你能不能不要丢下我?”

    “对不起…治疗癫痫有什么好的药物吗?…”

    “不要说对不起,不要说?”她摇着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陈秋华又对龙夜爵说道,“替我,照顾绵绵。”

    “妈,我会的,我保证。”龙夜爵坚定的点着头。

    陈秋华闭上眼睛,休息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们先出去,我想跟绵绵说点话。”

    “妈……”唐绵绵抱着她的手,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龙雅熙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就连平日没什么表情的龙宸羽,此刻都默默的吊着眼泪。

    “我要外婆,我要外婆,外婆……”龙雅熙被龙夜爵抱出去的时候,撕心裂肺的哭闹着。

    等门关上之后,陈秋华才怜爱的看向眼眶红肿不堪的唐绵绵,“女儿,我的女儿,妈要走了,要去陪你爸爸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妈,你别说了,我不要听!”唐绵绵摇着头,不愿意听到这些难受的话。

    “人,总要生离死别的,你不要伤心,妈,妈这是寿数到了。”陈秋华抚摸着她的头发,老泪纵横着,“妈留你下来,是,是有一件事情,还没告诉你。”

    唐绵绵埋着头,哽咽的颤抖着,“如果告诉我就要失去妈的话,我不要听。”

    “绵绵,其实……其实你不是我的女儿。”陈秋华只想把事实告诉她,她也有权知道。

    之前打算告诉她的时候,她突然没了神智,想说什么都说不了了。

    现在的自己,算是回光返照吧,能把压在心里的秘密说出来,走得也不会那么愧疚。

    唐绵绵没有太大的反应,抱着她的手掉眼泪,“妈,你永远都是我妈,不管是不是我的亲身母亲。”

    “你,你知道?”

    “嗯,我知道,可对我来说,你就是我亲妈。”唐绵绵抬起脸点了点头。

    陈秋华突然就释怀了,“那就好,妈,也就走得放心了。”

    “妈……不要这样……”

    陈秋华缓慢的抚摸着她的头,“如果,你要找你的亲生母亲,可以,可以去找孤儿院的院长颜苒苒。”

    “我不要去找,我只想守着你。”

    “唉,妈没那个福气了,要走了。”她闭上了眼睛,手放在唐绵绵的头上。

&n孩子患上癫痫病有一段时间,请问要怎么治疗呢?bsp;   “妈?”

    她的手,慢慢的落下……

    “妈!!”

    病房里,响起了唐绵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陈秋华的葬礼是龙夜爵安排的。

    下葬那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墓地就在唐父的旁边。

    两老长眠在同一个地方。

    葬礼之后,元旦到了。

    江城的雪,也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本以为是个暖冬的年节,却在元旦这天,凛冽起来。

    唐绵绵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的画着设计图。

    角落的垃圾桶已经有了很大一堆废纸,她目光专注的看着速写本,手不停的动着,仿佛这样,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龙夜爵把公司暂时丢给安义去管,自己每天做的就是陪她。

    朱文怡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龙夜爵。

    每天都在厨房忙活着给唐绵绵做饭,空了机会就会去陪她。

    哪怕一整天都不会说一句话,却还是陪着她。

    这让朱文怡十分不高兴!

    好几次找龙夜爵说话,都被他给挡了回去。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外面的媒体已经在猜测龙夜爵夫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龙夜爵才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老婆,今天是河西的婚礼,我带你去说一点祝福的话就回来好不好?”龙夜爵从后面搂着唐绵绵,温柔的说道。

    唐绵绵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淡,“好。”

    “礼服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帮你换上好不好?”

    唐绵绵定定的看了看他,发现他眼里只有纯粹的光,又点了点头,“好。”

    “走吧,我们去更衣室。”他拉着她去了更衣室。

    都半个月了,她除了用工作麻痹自己,都没踏出茶阁半步。

    现在愿意出去了,龙夜爵心里很高兴。

    更衣室里,龙夜爵将他亲自选的淡蓝色礼服给她穿上。

 &nbs石嘴山哪里医院治癫痫好p;  她有些羞涩,双手抱着熊,脸颊红红的。

    龙夜爵看得一阵心猿意马,不住的警告自己,她现在心情不好,别对她动歪心思。

    到最后,甚至搬出了最近教熙熙的乘法口诀在心里背诵着,才勉强将衣服给她穿上。

    拉上了她背后的拉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觉做了一件浩瀚的工程一样。

    唐绵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气色好转了很多,这些日子,龙夜爵的贴心行为,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而他刚刚的隐忍,她也明白。

    她一点点的抚摸过裙摆,轻轻的开口,“昨晚,我梦见妈了。”

    龙夜爵的表情迅速以僵,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唐绵绵对着镜子里的他微微一笑,“妈对我说,要我好好的,不要再难过了。”

    “真的?”他生怕这只是唐绵绵对他的安慰。

    唐绵绵重重点头,“当然是真的。”

    “我表示怀疑。”

    唐绵绵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个亲吻,并俏皮的问道,“现在呢?”

    “嗯,还没感觉到……”

    唐绵绵无奈的笑了笑,再重重的吻了起来。

    这一次,龙夜爵是相信了,也失控了。

    她的主动,变成了被动。

    他的被动,成了主动。

    唐绵绵为这个吻而深深的悸动着。

    龙夜爵双手抚上她的背,霸道的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压着她的唇细密的吻着。

    唐绵绵闭上了眼睛,抬手勾上了他的颈项,主动张开唇,迎接他所有的热情。

    而这个举动,也无疑是对他敞开了封闭多时的心。

    龙夜爵的眼眸一暗,惊喜涌过,更加失控的加重着这个吻……

    更衣室里传来了阵阵暧昧的声音。

    唐绵绵喘息着抗议,“我的礼服……”

    “乖,我陪你十件……”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